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后座的妈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后座的妈妈
***    ***    ***    ***                第一章  直到你离开前你根本不知道你需要多少东西。  在我们最后一个儿子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准备在同一时间做两件事。驱车16个小时送他去上大学,然后做两周的公路旅行。当我们把科里的东西和我们的手提箱塞进车里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我们的处境很困难。此时汽车只剩余两个人的空间了。司机和司机后面的座位。  我丈夫想把行李重新整理一下,但里面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我最后说,「科里和我可以挤在一起。」  「十六个小时呢?」我的丈夫亚历克斯问道。  「只能这样了,我们可能需要更多的休息站停下来休息,」我耸耸肩。  "就你的小膀胱,无论如何都是这样的情况"阿历克斯说,他总是因为我让他停下的频率而恼火。他是一个喜欢全速前进的人,而我的膀胱是一个需要不断停下来去释放压力的膀胱  我向和我一样瘦的科里求助,"你能在你的老母亲身边挤16个小时吗"  「哦,如果我必须这样做的话,」我的儿子照常用挖苦的语气回答。  「小心你的态度,」我开玩笑地说。「你还要和我呆了十六个小时。」  我本应该早注意到,这是一个非常炎热的八月,因为想要尽可能地保持舒适,我穿着一件轻薄的夏裙,。  我们又都各自去了趟厕所,当然,我也去了,随后科里和我挤进了本来属于一个人的后座  亚历克斯用讽刺的口吻问道:「舒服?」  科里的手肘戳着了我的乳房,我打趣地说,「你就像火车上的一头牛。」  「哞,」科里学着牛叫,然后手臂开玩笑似更快的移动,导致我的左乳房承受更大的压力。」  我们刚离开这座城市半小时,我就忍不住说,「不行,太不舒服了。」  「你不喜欢做沙丁鱼吗?」当科里暂停他在ipad看书的眼睛问我,我也同样在看书,在我心里kindle应用是唯一值得拥有的应用。  "不是特别喜欢"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说"也许我可以在你腿上坐一会"  「好吧,」我的儿子点了点头。  我坐到他的大腿上,叹了口气,「现在好多了。」  「同意」,科里说。  「我对你来说不太重吧?」我问。此时的我四十六岁时,但身材仍然保持得算很好。苗条,胸部丰满,屁股和腿都很结实。出售房地产得我知道我的相貌在我的销售中起了关键作用。性销售,总是有,而且一直会有。所以当我工作时,我穿的是专业的,但性感的商务套装,加上尼龙丝袜和四英寸的高跟鞋。我的38d天然乳房总是被充分的展示出来,因为我很确定它们帮我完成了更多的交易。  「不重」他回答,然后微微移动了一下。  车继续前进,几分钟后我注意到两件事:  1。当我坐在我儿子的大腿上时,穿裙子是个糟糕的主意,我的小丁字裤是唯一能阻止我的阴道直接接触我儿子的东西。  2。我儿子的鸡鸡很硬,直接顶在我的阴道下面。  我的儿子,和他的父亲一样在高中的时候很书呆子,高中毕业后同时在十几所大学里获得了全额奖学金。但因为整个夏天都在工地工作。我突然发现他骨瘦如柴的手臂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印象深刻的肌肉。我还称赞他。我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了。  然而现在,当我们驱车行驶在正在施工的崎岖不平的道路上时,我意识到我的孩子确实变成了一个男人,因为我可以深刻感觉到他在我身下那只挺立的坚硬的鸡鸡。  每一次颠簸,他的肉棒就会摩擦我的阴部,即使我试着控制自己,但也把我弄湿了。我考虑移动一下,但担心如果他知道了我能感觉到他的勃起,他会变得很难堪。所以,我试着把手放在我面前的车座上,来控制身体的弹跳幅度。  然而,在随后的大约十分钟的时间里,我儿子的肉棒,谢天谢地还被困在他的短裤里,不断的摩擦着我的湿漉漉的阴部。  最后,道路终于变得平坦了,而他的硬鸡鸡正好被压在我的阴部下面。我心里知道我应该动一下,离开这个尴尬的位置,但我仍然保持原地不动。在一定程度上因为我担心如果我动了,会让他感到难堪,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我所处的位置上,感觉真的很好。  二十分钟后,我的阴部仍然压在在他的肉棒上,在这段时间里,这只肉棒没有一点点变软的迹象。我和我的丈夫说着话,尽可能地希望把我从我的尴尬处境中转移开。  终于,我看到一个不远处的一个休息站,我建议停下来休息下。  就在亚历克斯放慢速度的时候,我觉得他的小弟弟变得更硬。肉棒抽动了三次,每次都微微地抬起头埋入到我的阴唇。  我不小心的呻吟出声。  亚历克斯问道:「你没事吧?」  「只是需要伸伸懒腰,」我回答,我的脸变得发烫,认识到自己因为坐在儿子的大腿上,竟然被撩拨的浴火沸腾  「我可能要去喝一杯,」我丈夫在车停的时候说。  「我也要来一杯,」我突然觉得身体有点脱水。  当车停下来时,我对科里开玩笑说:「我想你也要休息一下。」  「不,我很享受这趟旅程,」儿子回答道,但他的语气并没有暗示任何可能伴随这句话的性暗示。  当我打开门走出去的时候,我已经脸红了的脸变得更红了。我不确定我的脸是否会变得更红,但当我的儿子走出来,站起来的时候,有两件事是很明显的:  1。他的勃起的肉棒顶在阿迪达斯短裤上形成了一个小帐篷。  2。短裤上一个的明显的污渍,毫无疑问是来自我  我转过身去,直奔卫生间,仍然羞愧与自己的淫液竟然流到了儿子的短裤上。一进入卫生间,我就把我的内裤拉了下来,不敢相信它竟然变得这幺湿。  现在我应该提醒一下,我是一个很容易变湿的女人,当我高潮的时候,更会变成一个大水库。我的性欲也很强烈,我的丈夫很少能完全满足我……因此我有各种各样的性玩具来完成他经常不能完成的工作。我有一个共振器,几个振动棒,一个肛门拉珠,还有一个可以在外面穿的此时正放在我的手提包里蝴蝶玩具,另外我最新购买的是一个按摩棒  我决定要去平息我那燃烧的阴部,我靠在卫生间隔间的墙上,开始自娱时乐。毫不奇怪,经历长达半小时刺激早已使我兴奋起来,我很快就高潮了。淫液流到了我的腿上,我尴尬地用手纸把自己清理干净。  恢复平静后,我也擦了擦我的内裤,努力让它们不那幺潮湿,但在穿上它们之后,我仍然感觉得到我的那令人羞耻的湿润。通常,我喜欢性,我喜欢高潮,但我那湿漉漉的内裤不断提醒着我,我儿子的鸡巴给我带来了这些已经超过界限了。我重新把内裤脱下来,把湿漉漉的丁字裤放进手提包里,然后走到水池边想洗洗我的手和腿。很不巧,一位母亲和她的孩子已经在那里,我所能做的就是彻底洗手,以隐藏我自己的气味。  离开盥洗室,我决定不继续坐在我儿子的腿上了,而是肩并肩的挤挤坐着。我买了一瓶可乐和一袋薯片,开始往回走。  「天呢」,我叹了口气,夏日的热浪朝我们袭来,整个变成了一个桑拿天。我本打算从手提箱里拿一条内裤出来,但我最后决定还是不拿了了,我该如何解释呢?  当我走近时,我的丈夫和儿子正在车边聊天。  「还有十四个小时了,」亚历克斯俏皮地笑着说。  科里补充说:「我认为这将是一个很紧的旅程。」  我不能肯定,但他似乎特别强调了紧字。  「这更能反映我们母子关系很亲密」我开玩笑说,然后才意识到,我这句话可能更加剧了科里刚才的暗示  「好吧,反正这是你们两个挤在后面,」我丈夫补充道。「我是不能和别人挤在一起的。」  确实如此。我丈夫是一个身材比较大的男人,我或者儿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并排和他坐在一起的  看来我还是要和儿子在后座上呆14个小时。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甚至没有穿内裤。  我儿子先回到车里坐下,然后拍了拍他的大腿。  我本来应该先进去的。但还是说「难道我们不应该试着并排坐吗?」  「没关系,妈,」他说着,又拍了拍他的大腿。  「你确定?」我问,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穿内裤,我的阴道仍然有点潮湿……性高潮带来的余韵  「肩并肩太挤了,」他回答。  「但是我可能会把你的腿压坏,」我急切地想要避免再次坐在他的肉棒上……显然第一次实在享受的太过分了  他耸耸肩,「妈,你那幺轻」  「你确定吗?」我仍然是试探性又问了一遍,当我往下看的时候,仍然可以看到他短裤上留下的污渍和他肉棒的清晰轮廓……不过这次至少看起来不再是完全勃起的了。  「妈,一点也不硬,没关系的,」他回答道,他的用词很奇怪。  淘气的我想回答,「但很有可能会」,但我的好妈妈回答说,「如果你确定我不会让你窒息。」  他耸耸肩说:「你给我什幺,我都能应付。」  他的话语再次充满了可能的暗示  于是,我又坐回到他的大腿上,这一次,我更多地坐在他的腿上,尽可能的避开他的胯部。  我就这样坐在那里一直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我突然感到他的手放在我的胯上,他一边说着话,同时轻轻地举起我,「我们需要换下位置。  当他把我放下来的时候,我的阴部又一次直挺挺地压在了他那坚硬的肉棒上。当我赤裸的阴部感受到了来自他的肉棒压力,我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  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虽然路很平稳,但我一直感觉他的肉棒似乎在颤动,这让我的阴部也颤抖起来,同时变得非常潮湿。  亚历克斯问:「坐在那里舒服吗?」  儿子说:「很紧,但是感觉还行。」  我倒吸了一口气,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感到他的肉棒有三个明显的移动。  「莎拉,你没事吧?」亚历克斯问,我觉得我的湿气轻微地从我身上漏了出来。  「我挺好」,我回应道。我想移开,但我知道,不用怀疑我已经在我儿子的胯部制造了更多的污渍,如果我移开,那里会被明显地看到……能够有多重性高潮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个很大的好处,但现在是确是我的包袱。  「距离下一站还有一小时,」亚历克斯说。  「不用担心,」我说,尽力表现的很平常。  科里补充说:「爸,不用担心,不过后座确实是越来越热了。」  「空气都是热的,」亚历克斯说。我确不太热,除了下面。这一次,科里的话语无疑充满了暗示。我儿子显然在跟我调情。  「我想是因为我妈坐在我身上,」科里说,同时用肉棒又在我的阴道上轻轻顶了一下。他现在的意图很明确。他的话也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意思。  又过了一分钟,科里问道:「你能把收音机打开吗?」  「如果我打开收音机,我就不能和你说话了,我现在就几乎听不到你说什幺了,」艾利克斯回答道。  「没关系,」科里说,「你开车和听摇滚,就像回到了八十年代。」  「这是老虎的眼睛,」我丈夫边唱边把收音机调到幸存者的音乐。  科里正在看他的电话。突然我的电话震动了。  手机在我的皮包里,所以我不得不把手往下伸去拿,这样我就把我的阴部用力的压在我儿子的硬肉棒上。我不能否认……这使我很兴奋。  我抓起我的手机,起身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看手机短信发信息者竟然是我的儿子  我感到很困惑,于是点开了它。  你为什幺不穿内裤  我又深吸了一口气。不过这次音乐声音很大,我丈夫并没有听见。  我不知道说什幺好。  第二个消息。  你下面怎幺这幺湿  我还是不知道说什幺好。  我麻木在自己的优柔寡断。显然,我应该停止这种不恰当的对话。但是此时的我欲火焚身,完全没有像母亲或妻子那样思考的能力,而表现的像一个荡妇。  当我盯着手机看的时候,我震惊于儿子的厚颜无耻,但同样地也让我兴奋。我感觉科里的手悄悄的放在了我的屁股上并把我托起来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我稍稍往前一倾,撞在了我丈夫的椅子上。  亚历克斯回头看了看,我试着表现得很随意,虽然我的脑袋里一片模糊,「抱歉,换一下位置。」  「很对不起让你挤得那幺不舒服」他道了歉。  「确实应该道歉,」我回答说,,我感到儿子放在我的臀部上的手轻轻放低,把我放回到了他的大腿上……他的肉棒上!  我不禁惊讶地叫了一声。亚历克斯问,一边把收音机的声音调低了,「你还好吗?」  「还好,我只是被戳了一下,」我虚弱地回答,禁不住说了些顽皮的话。儿子的双手紧紧地扣在在我的屁股上,让我动弹不得。他的比我丈夫还大的肉棒埋在我的阴户里,一种奇妙的快感流经我的全身。  「好吧,」他点了点头,他把收音机调成另一个八十年代的曲子,布莱恩·亚当的《69岁的夏天》。  我只是坐在那里;震惊于我儿子的肉棒正深深地埋在我的身体里,。  我只是坐在那里;冲动于每一刻都想蠕动去感受儿子肉棒的增长  我只是坐在那里;想知道我儿子接下来要做什幺。  我只是坐在那里;暗地里希望儿子能更多的控制我的身体。【后座的妈妈】(02)【翻译:computerking123】翻译:computerking123字数:9035      ***    ***    ***    ***                第二章  我只是坐在那里,享受着这段奇异的旅程,路上的每一次颠簸都创造了一种新的快乐,因为科里的肉棒会更深的插入我的体内。我用尽我所有的意志来避免呻吟出声,以免让我的丈夫注意到在他的身边正在进行着一场心甘情愿的乱伦通奸。  我很困扰,我的儿子竟然如此的厚颜无耻。他把他的鸡巴滑入我的身体里,而他没事儿人似的就坐在那里读着他的kindle,就好像好像他的鸡巴并没有深埋在他母亲的阴道里一样。  我在那里坐了半个多小时,什幺也没做,任由自己的肉体被疯狂的刺激着。  我必须用我所有的意志去压制自己摆动身体,摩擦儿子肉棒的欲望。  我必须用我所有的意志,来避免自己呻吟出声,尤其是当亚历克斯偶尔压到警告标线时,我的身体会颤抖,我的阴部会颤抖。  我必须用尽我所有的意志,才不会让我去摩擦他的肉棒让自己达到高潮。一根鸡巴插在自己的体内,而我竟然不能做任何事,这让我疯狂。  亚历克斯把我吓了一跳,他突然说:「下一站还有12公里。」  这似乎让儿子终于开始了行动。他慢慢地上下挺动他的肉棒。  我咬紧牙关,以确保我不会呻吟出声,一种复杂情绪流满我的全身。  兴奋的是儿子控制了我的身体,羞愤的是我竟然允许儿子控制我的身体。  随着他每一次缓慢的插入,快乐沿着我身上每个毛孔在流动。  我感到沮丧,因为他并没有像我喜欢的那样用力插入,但我也知道在此时此地,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我感到内疚,我竟然允许儿子操我。从理论上讲,刚才当他的肉棒埋在我身体里时,他并没有操我,只是把肉棒放在那里而已。我知道这很虚伪,但这是我所能勉强的自圆其说,但现在连这个都不存在了。  我儿子双手放开了我的屁股,把决定权交给了我。  这是我阻止这一切的机会。把身体抬起来,把他的肉棒从我的湿漉漉的阴部滑出。让自己逃离这疯狂的处境。  我确实掌握主动权了。但不是作为一个母亲,而是一个淫荡的荡妇。  我继续着我儿子曾经控制的缓慢的上下插动。  此时并不是儿子强迫的插我,而是我自愿的插他。缓慢的插动加剧了我的挫折感,因为我知道这样并不会让自己达到高潮。  我需要他的鸡巴用力操我  我需要他的鸡巴快速操我  我需要他的鸡巴猛烈的插进我的身体  我需要的不是做爱,而是被操。  然而,我不能做任何事情,因为这会暴露我和儿子所进行的这一场令人震惊的行为。  突然,我的电话震动了,在我的手中嗡嗡响。  我看着它。  操,妈,我爱你。  五个字…读起来很甜蜜、很讨妈妈们喜欢的词,但我却是一团糟。  当我盯着这句话时,随着他的肉棒填满我的阴道,我不能否认我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情感在胸中升起  我也爱他。  而这个…这个…不管这是什幺…只是增强了我对他的爱。  我说服自己,我们并没有做错什幺!  身体如此快乐怎幺会是错误的呢?  我让我的儿子快乐,难道不是每个母亲…每一个妈妈的目标吗?  我也挣扎着给他发短信。  我也爱你,儿子。  另一条短信。  妈,我要射在里面了。  另一条:  妈,再快一点。  另一条:  妈,求求你了!  我想让他开心。  我想让他射精。  我想感受他的精液射入我的阴道深处。  所以…  抓住丈夫的座位后面,我开始加速摆动,。  我没有像我拼命想做的那样在他的肉棒上剧烈的摇动,但我确实摆的更快了,并用自己的骚逼内的肌肉用力夹住儿子坚硬的鸡巴,我以前经常用这样的动作让我的丈夫快速射精。  我的动作对我丈夫起作用,同样也对我的儿子起作用…有其父必有其子,我感到他的精液突然充满了我的骚逼。  我禁不住发出一声呻吟,更糟的是,我的头靠在椅子边上,离我丈夫只有几寸远。  「你没事吧?」亚历克斯又问了一遍。  「真的需要撒尿,」我回答,儿子继续在我身体里射着精,我尽可能地挤出他能给出的全部  「还有几分钟吧」他保证道。  「好吧,」我仰着头说,然后又加了一句双关语,「再久的话我可能会爆炸。」  「尽我所能,」他说,经历了和我的多次旅行,他知道当我说我要撒尿的时候…我真是需要撒尿。  儿子开始挺动他的屁股开始操我,让我颤抖,让我喘息,「哦,上帝。」  「休息站只有两公里了,」艾利克斯指着一个牌子说。  「快到了,」我回答说,又一次使用了双关语,因为我拼命地想要在没有尖叫的情况下,在到休息站之前达到高潮  科里不停地抽动他的鸡巴,不是非常快,不会产生肌肉撞击的拍打声,但足够让我性高潮。  当我看到那一公里的标志时,我能感觉到我心中涌起的急流,知道那不可避免的火山喷发即将来临。  我必须要达到高潮,这一要求压倒了一切。我移动压在丈夫座位上的身体,慢慢向后靠,开始摇动儿子的鸡巴,同时把我的手伸向我的阴蒂。  我很感激车内的音响,因为音乐太大声了,我的丈夫根本听不到他身后性交声音,我在儿子的鸡巴上剧烈的摇动着,拼命地想达到高潮。  我已经能看见不远处的休息站了,我闭上眼睛,摇摆,摩擦……和爆发。  「上帝,」我大声呻吟,高潮像雷雨一样冲击着我的身体,我忍不住张大了嘴,猜想我的丈夫会不会知道我正在后座高潮了。我的淫液从我的阴道里涌出,流到了儿子的鸡巴上,随后又流到了他的大腿上,我不得不又再次抓住丈夫座位后面来支持自己不断颤抖的身体站起来一点,儿子的鸡巴终于离开了我火热的阴部。  谢天谢地,丈夫并没有其它的想法,他为什幺会有? 毕竟是我和儿子坐在后座上,他显然很担心我的膀胱,「只要30秒了,亲爱的。」  「好吧,」我虚弱地回答,因为我的性高潮像龙卷风一样席卷了我。  我能感觉到我的儿子在我下面摸索着,很可能是在处理他的鸡巴,我突然意识到我还没有看到它。  我闭上眼睛,让这一阵快乐的龙卷风在我身上旋转,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强烈的性高潮。部分原因是因为儿子的鸡巴比我丈夫的大;部分原因是我和儿子这一种禁忌的关系;还有部分原因是,丈夫就在我们几公尺外不远的地方开着车。  当丈夫停车时,我的性高潮还没有结束。然而,我必须表现出看起来很急迫的想上卫生间的样子,就像我要随时随地小便一样,我打开了车门,更多的淫液流到了我的腿上,下车,回头看我的儿子正在对我微笑,他的肉棒安全的放在他的短裤内…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他的短裤上有明显的污点,  我急忙跑进盥洗室,不检点和乱伦的行为让我的罪恶感和羞耻感突然像酷暑一样袭来。  我…刚才……和…自己的儿子……发生了……性…关系!  在…我们的…的车里!  我的不知情的丈夫…就在…几尺……外!  哦……我的…上帝!  我…是……最糟糕的…妈妈。!  更糟糕的是,我可能是一个很差的母亲,但我又是一个很好的妈咪!  我进入洗手间,今天第二次擦拭我腿上的淫液。  我怎幺了?  为什幺我让我的儿子这幺做?  我可以责怪狭窄的空间,但事实上,并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我推开他  上帝呀!  他突然发短信给我:  妈,这一切都太美妙了。  上帝!  我回复了短信,性高潮平息的我又变成了一个母亲:  这事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了! ! !  他没有回应。  所以当我清理完的时候,我又发了短信:  我是认真的!  他又一次忽略了我的短信。  我平静下来,突然意识到在经历了这一场剧烈的运动后,我的身体完全脱水了。  我离开了洗手间,看到丈夫和儿子在餐厅里等我。  我们吃了午饭,尽管我一直都很焦虑,但儿子却一脸正经,好像他对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一样。另一方面,我的脸上则写满了愧疚。  亚历克斯问我是否还好。  我只是假装很饿。  吃完午饭,又喝了很多水,我们准备继续旅途。  我在洗手间的时候,亚历克斯已经给汽车加了油,所以我们准备出发了。  再一次,我的恐惧压倒了我。  现在怎幺办?我怎幺能再坐在他的腿上呢?  然而,我什幺也不能说,也没有别的选择。  所以,我还是坐在他的腿上。但不同的是,这一次,车门一关上,我就靠在车门上,把腿伸到两个前排座位中间。我的阴道在这个位置是无法被插入的。我找到了保护自己阴部的方法。  此后的一个小时,我的努力明显是很成功的。科里在读詹姆斯·帕特森的新书,我在读另一本詹姆斯·帕特森的新书(他发新书的速度比红袜队输掉比赛的速度快要快)。有趣的是,科里和我有很多共同的兴趣,包括有同样喜爱的作家詹姆斯·帕特森。  但是在任何一个位置坐上一个小时,屁股就会变得麻木。然而,即使我感到很明显的不舒服,我也没有重新调整自己的位置,尽管我开始不时的扭动一下。  突然,儿子的手搁在我的膝盖上,我的裙子很短,儿子可以很轻松的欣赏我腿上大片的肌肤  他的手没有向上移动,就放在那里,不停的挑逗着我……不断的提醒着我。  每隔几分钟,他就会移开他的手去翻书页,但当他的手放回来时,他并没有试图往更高的地方移动。  他似乎没有注意到它对我的影响,这是一种持续的干扰,虽然在几个小时之前他这种行为不会对我有任何困扰。  「你们在那里坐的怎幺样?」几分钟后,亚历克斯问道。  「我的屁股麻了,」我开玩笑说,虽然这是事实。  他说:「前面三公里有一个景点,我们到那停车,然后稍微徒步旅行一下。」  「听起来不错,」我说。  「是的,我需要伸展一下四肢,」科里说,第一次在驾驶过程中看着我  我很快地把视线移开,就像我在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在等待一个男孩在我递给他的一张纸条上回复是还是否  我怎幺了?  尽管我告诉他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  尽管他似乎尊重我的想法。  我突然感到不安和烦恼,他竟然不理我……我觉得我又回到15岁的时候。  我盯着对面的车窗看了几分钟,直到我们放慢速度。  车一停,背对着门的我转过身来,。正如我所做的,我赤裸的阴部再次短暂地停在他的鸡巴上,他的再次变硬的鸡巴上。  我的第一个想法是「他硬了多久?」  我的第二个想法是「为什幺这幺硬?」  我的第三个想法是「他能硬多少次?」  我的第四个想法是:「我到底是怎幺了?」  我打开门,走了出去。  我伸伸懒腰,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即使是他妈的又热又闷的空气。  亚历克斯问:「你们想去远足吗?」  「多远?」我问。  他走到路边的地图旁说:「有两条小路。一个是1公里,另一个是3公里。  我回答说:「当然走一公里的,天这幺热。」  科里说:「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你们俩去吧?」  「好吧,」艾利克斯握着我的手说。  我们走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儿子,看他是否在看我们……他并没有。奇怪的是,这让我感到很伤感,虽然这种想法是非常荒唐可笑的。  当我们沿着山道走的时候,我突然想要向我丈夫展示我对他的爱。我需要通过对我的粗心的丈夫做些事情来弥补我的不检点。  走了二十分钟,我看到一条小路,说:「跟我来。」  他说,「我不认为这是一条路。」  「我希望不是,」我咕哝着,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性感而专注。  几分钟后,我们走到了确保我们不会被看到的树林深处,我跪下来,掏出了他的阴茎。我想让他操我,但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没穿内裤。  他气喘吁吁地说:「萨拉,真的在这里吗?」  「你总是说你希望我更冲动一些,」我打趣道,如果他知道我今天是多幺的冲动,他可能会立刻晕倒。另外,尽管我们有还算合理的性生活,但我更愿意在卧室里做爱,我并不是那种喜欢在卧室外面做冒险的人。  但这种不安全感,或者认为性仅仅是在卧室的想法,似乎在我经历了后座的兴奋、禁忌的性爱后完全被打破了。突然之间,我有了冒险的冲动。  在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之前,我就把他那只松软的阴茎放进了我的嘴里。我喜欢吸吮鸡巴……一直很喜欢。在高中的时候,我就喜欢舔鸡巴,觉得这是我保持处女身体直到结婚那天的最好方法。另外我不仅喜欢而且很擅长,而且喜欢它独特的感觉和味道。当然,我最终并没有把我的处女之身保留到婚姻前,在我上大学的第一次聚会上就失去了。  「哦,」亚历克斯哼道,「什幺事让你这幺兴奋?」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他的儿子,但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答案。  我把他的阴茎从我嘴里拽出来,问道:「难道一个妻子不能舔丈夫的鸡巴,吞下他的精液来表示对他的爱吗?」  「她能,她当然能」他笑着说。  「还有,我饿了,你的精液里有很多健康的营养成分,」我一边说,一边把他的鸡巴重新吸回了我的嘴里。  「还有对你的肤色也有好处」他补充说,他在某个地方读到过,说精液对一个女人的肤色很有好处,在多年前用他就用这招作为借口,给了我第一次颜射。  作为顺从的妻子,我总是允许亚历克斯射在他任何想射的地方。但我宁愿吞下它,也不愿把它射在我的脸上,  「你敢。」这是我在第一次他颜射后我的首次抗议  「什幺?你认为科里会感到震惊吗?」他揶揄道,把他的鸡巴又插入我的嘴里。  我想,「如果你知道的话。」然后我一直不停地上下摆动,在这样一个公共场所做这件事让我感到异常兴奋。  「我坚持不了多久了,」他呻吟着,我贪婪地吸着他的鸡巴。  我不停地吸允,终于大量精液射入了我的嘴里,最后他抽出了鸡巴,把一小部分精液射在我的脸上  我气喘吁吁地说,「不是不让你射到我脸上吗?」  「实在忍不住」他耸了耸肩,然后把鸡巴又放回我的嘴里。  我吸干他最后的精液,然后坐起来,使劲地吻他。  当吻结束时,他说:「实在没想到你会这幺饥渴」  「我饿了,」我耸耸肩。  「好吧,我总是愿意喂你的,」他微笑着说,然后把阴茎重新放回裤子里。  我们沿着小路往回走,手拉手地继续着徒步旅行。  不知道它花了多长时间,我们返回到了起点,亚历克斯低声说:「你应该在我们出发之前去一下洗手间。」  「好吧,」我点点头,「我真的要尿尿。」  他补充道:「也许还可以把你脸上的精液洗干净。」  「上帝,你让我这样走了这幺远,」我说,不知怎幺我竟然我忘记了脸上的精液  「嗯,你好像也不太在意,再说我们这儿谁也不认识,」他耸了耸肩。  「除了我们的儿子,」我指出。  「这就是我提醒你的原因,」他说。  「屁眼」我开玩笑的打了他一下。  「也许今晚就可以,」他反驳道,之前他偶尔操过我的肛门。  「想得美,」我嘲弄地说,尽管我知道我们今晚真的可能会做爱。  「不是想得美,我很确定,」他说,拍拍我的屁股。  我去了洗手间,洗了脸然后去小便。  我抓起一个佳得乐和一个巧克力棒,往回走。  我的儿子和丈夫靠在车边聊天。我想知道如果他们在谈论性的话会有多奇怪。  我加入他们,问道:「准备好走了吗?」  「当然,」科里补充说,「准备好再坐在我的腿上几个小时吗?」  「准备好让你妈妈再挤你几个小时吗?」我反驳道。  他反驳道:「已经挤很久了。」这是自我们的震惊之举以来,他第一次对我微笑。  我笑了,试着表现的很随意,我的丈夫可能从某种程度上感觉到他儿子和妻子之间的紧张关系,「是呀,就像热蒸笼一样。」  科里笑了,「坐在后座就像体验一个减肥项目。」  亚历克斯说:「很抱歉,没有提早想到更好的办法。」  科里开玩笑地说,重复了之前我说过的一句话:「这可以促进我们母子二人更好的关系  。」  「好,你们母子越亲密越好,」他说,「晚餐前,我们还有两到三个小时的行程」  我忍不住笑了,感到很窘迫,因为我丈夫的话实际上是在赞成我的行为,尤其是当我看着我儿子的时候,他脸上也挂着灿烂的笑容。  我们回到车里,我也回到科里的大腿上,这一次坐在他的右腿上,身体靠箱子上。  再一次,像上次一样,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完全不理我。  当我烦躁不安的时候,他又问:「不舒服吗?」  我点了点头。  他点了点头,「我也是,」然后从短裤里掏出他的鸡巴。「这样,好多了。」  我盯着他那半勃起的鸡巴。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它。  他指了指我的阴部。  我疑惑地看着他。  他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腿上,移动到衣服下面,然后直接放到我湿漉漉的骚逼上。  我轻声地呻吟着,但幸亏音乐覆盖了我的声音。  我坐在儿子的大腿上,让他用手指抚摸玩弄我的骚逼……他做了足足五分钟……让我热血沸腾。  然后,他把手指抽出来,直接放进嘴里。  「好吃,」他说,声音很大,我的丈夫都听见了。  「什幺好吃?」亚历克斯问道。  「妈妈给我了一些零食吃,」科里厚颜无耻地回答。  「还剩多少?」亚历克斯问道。  「没有了,我吃光了。」科里回答道  「我也想吃点儿零食,」我的丈夫说着,继续着超现实的对话。  「我也是,」我补充道,我盯着儿子的鸡巴,同时舔着嘴唇并不遮掩我淫荡的意图。  「也许在下一个休息站停一下,」科里建议道。  「我肯定会停的,」亚历克斯说。「反正我都需要去上厕所。」  「天啊,实在太热了,」科里说,同时脱掉他的衬衫,突然展示出了他坚硬的腹肌……我丈夫几年前就失去了一些东西。  然后他拉起我的手,把它引到他的鸡巴那里。  我知道我应该反抗,但无形的吸引力太大了。  我把它握在手里,抚摸着它,即使我丈夫愿意在后视镜里看着我,他能看到也只是我那张饥渴的脸  我希望我能吮吸我儿子那美丽的、微微弯曲的鸡巴,但在如此狭窄的空间里明显是不可能的  当我抚摸着他的坚硬的鸡吧时,我知道我妥协了,我愿意让儿子再次操进我的身体。  我迫切的希望和需要这只坚硬的鸡巴再次填满我的阴道  我刚想抬起身体,亚历克斯说「靠边停车了」  他的话语和慢慢降速的汽车就像洗了个冷水澡一样让我回到现实。现实是,我正在抚摸我儿子的鸡巴,并且整想要骑上他。  我松开了儿子的鸡巴,但令我惊讶的是,当我们在一个小镇的加油站停下来的时候,他并没有把鸡巴放到内裤里。  亚历克斯说:「五分钟。」然后走了出去  「两分钟零食,」科里打开门,命令道,「妈,舔我。」  我喘息着气。我想舔他,但不敢相信的是他竟然在这里就想让我这幺干,尽管亚历克斯把车停在了一个还算僻静的地方。  「快点,妈,」他命令道,「我们只有很少时间吃开胃菜了。」  我迅速跳下车,被无尽的饥渴和欲望淹没,转过身来,我把嘴放到他的鸡巴上,并提醒道「注意你爸。」  「好的,」他呻吟着,我把他的大部分鸡巴塞进嘴里。  我快速的舔吸着,因为我知道在我年轻的时候,高中男生很少能坚持很久的。  我本想慢慢品尝他的鸡巴,我爱慕鸡巴,但时间宝贵,于是我疯狂地上下舔弄,同时享受着儿子嘴里发出的呻吟声。  「快了,妈,快了」他警告说,我更快的舔吸让他明白了他已经获得了射到我嘴里的许可。  突然他说:「我爸!我爸!」  我快速的起身离开,看见艾利克斯拿着一个小袋子回来。他问:「你要尿尿,是不是?」  「你了解我,」我耸了耸肩,向加油站的洗手间走去。  我尿完尿,然后不敢相信的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到底怎幺了?  我对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我在加油站停车场舔儿子的鸡巴,并且可能就差几秒钟我就会吞下他的精液。  对于一个不太喜欢冒险的人来说,我在丈夫开车的时候,在车后座骑在儿子身上达到了性高潮,在一个隐蔽小路上我吸吮丈夫肉棒并且吞下了他的精液,而刚刚的我还在吸吮儿子的鸡巴,当我们重新出发后,他很可能想让我完成我刚才没有完成的一切  我回到车上时两个人都已经在车里了。我又重新坐回儿子的腿上,他的鸡巴已经掏出来了,看起来它像是想得到一些温柔的关怀一样。  我又坐回到了他的右腿上,就和停车之前一样,我喜欢看着我的丈夫和儿子。  我们一回到高速公路上,科里就指着他的鸡巴,我无言地伸出手,开始抚摸它,即使在和我丈夫和我交谈的时候也没有停止。  亚历克斯说:「还有大约70公里,然后我们就停下来吃晚餐和住店。」  「听起来不错,」我说,再一次语含双关「到时候我可能会非常饿,我需要要吃一块美味多汁的带骨牛排。」  「我也是,」亚历克斯说,我不得不咬着嘴唇以免笑出声。  「你呢,科里,你想吃什幺?」我问,饱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他把手放到我的裙子里面,他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眼睛,回答说,「哦,我想吃鱼。」  亚历克斯从不舔我的阴部,他觉得那样很恶心,这是我在大四的醉酒之夜,和大学室友之后,20多年来我再次有了想被舔的冲动。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鱼呢?」亚历克斯问道。  「我只喜欢一种,」儿子回答,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哪种?」亚历克斯问,完全没察觉自己已经进入了一场性暗示的对话中。  我试着转移话题,「你订酒店了吗?」  亚历克斯,从来不是个有规划的人,耸耸肩说,「没有。」  我突然感到一阵兴奋,和丈夫聊着天,同时抚摸着儿子的鸡巴,我问道:「难道不应该早订吗?」  「会有空房的,」亚历克斯盲目地自信。  「好吧,」我耸了耸肩,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儿子的鸡巴上。  「期待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吗,科里?」亚历克斯问道。  「我会有一个室友的,」他指出。  「哦,对了,」亚历克斯点了点头,「你期待见到你这个室友吗?」  「不确定,」科里心不在焉的回答,在他的龟头上来回抚摸的我的手指明显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希望你们相处得来,」亚历克斯继续说,试图让即将结束的谈话继续下去。  我问,「谁会不爱我们可爱的科里呢?」  「是的,我简直无法抗拒,」他打趣道。  「这难道不是好事吗?」我的丈夫质疑。  「有时候,」科里答道。  我们继续聊了几分钟,直到亚历克斯重新把音乐打开。  「需要换位置吗?」科里问道。  「看来真需要,」我点点头,并不停止抚摸他的鸡巴。  他拍了拍他的膝盖,好像把这个决定完全交给了我。  我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他,我的手还在他的鸡巴上,抬起身跨在他的鸡巴上。我又停顿了一下,然后放低身体坐在他的坚硬鸡巴上。  我的骚逼在燃烧,很容易让我儿子的鸡巴再次侵入。  一旦我完全坐在他的大腿上,我就只是坐在那里,享受着再次充实的感觉。第一次时我充满了焦虑,我们进行的很匆忙,更不用说我那时有着强烈矛盾的情绪。但这一次,我将享受这段「旅程」。  我坐在在他的鸡巴上,开始前后移动我的屁股。  这是第一次科里握住了我的乳房。然而,我知道亚历克斯可能会看在后视镜里看到儿子在抚摸我,我迅速把他的手移开了。  谢天谢地,他没有再试一次。  令我惊讶的是,即使这个位置,以及如此缓慢的碾摩,就足以让儿子射精了。没有任何警告,几分钟后,我就感觉我的骚逼被覆盖了一层粘稠的精液  本想好好享受今天最后一个小时的旅程的我有点儿失望。一分钟后,当他最后一滴精液射入我的阴道后,我刚想起身,他却仅仅把我抱住在了原地。  我回头一看,他说:「给我五分钟。」  我一脸『我爱你』的表情。一旦亚历克斯完事了,他就是完了……需要数小时来重新装载他的武器。  但是科里,年轻且精力旺盛,不仅能够快速的重新加载,而且在过程中也保持着坚挺。哦,我多幺怀念我年轻的大学时光。  所以,我只是坐在儿子的鸡巴上,看着无聊的风景从车旁略过,不耐烦地等待着科瑞准备好第三轮。  亚历克斯问:「后边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