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都是车祸惹的祸[完] 作者:心中的景色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都是车祸惹的祸[完] 作者:心中的景色
都是车祸惹的祸作者:心中的景色                                1    跟往常一样,陈峰週二一大早开车去超市提取一批预订好的小商品。但是这次开进购物中心露天停车场的时候,出了一点状况。    进入停车场需要来个90度的右拐弯,然后紧急左转。可是在第二个拐弯的时候一名推着婴儿车的女子从左侧急速向他的车子冲了过来。陈峰眼疾手快,将方向盘推向右方。    “乓!”的一声,他的身子一震,车撞上右边一个坚硬物体,又向左回弹。但这一秒钟的缓冲时间里,推车女子冲过了危险区,没有受到伤害。    “F**亩!”陈峰拉好手剎,点起警告灯,大力打开车门,去找那个女子理论。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女子用纯正的德文大声道,一脸惊慌之色。    陈峰看了看婴儿车,里头躺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在蓝色毛毯底下闭着双眼熟睡,根本没觉察到意外事件的发生。    这是一位年轻的妈妈,看样子才二十出头。她留着棕色长髮,眼睛雪亮鼻子高挺,白皙的皮肤中透着一点黄色。    两位肇事者之间的对话不超过两分钟。因为年轻妈妈告诉陈峰,她是怕赶不上孩子的预约定期检查而匆忙赶路,才导致这场意外车祸发生的。        陈峰看看自己车子右侧,车门一带已经被路旁的石柱撞出了一个大坑。都说宝马车的零部件很贵,这下损失可不小。    肇事的女子从包里掏出一支笔,将联繫方式写在一张广告纸的空白位置,告诉他她已买过责任保险,请求等她先带孩子看完定期检查,回头再联繫赔偿事宜。    纸条上的名字是克劳迪亚。陈峰看她忐忑的动作后头并没有欺诈的意味,用手机试了一下那个电话号码的真实性后,就同意了。    但是这以后的发展,并没有他想像中那幺顺利。    下班吃完晚饭,陈峰给克劳迪亚去了一个电话,竟然被告知,责任保险是谎言。她是个单身妈妈,生活拮据,买不起这类保险。    不过他可以去她家商量另一种赔偿的方案。    陈峰看了看广告纸上的地名,是离开他所住的城市不远的一个卫星城,又想到接下来几天都得準备发货事宜了,还不如早点把这件事给谈妥了,于是就跟她预约了一下,直接开着破了边的宝马车过去找她。    克劳迪娅住的公寓非常小,家具都十分陈旧。家里果然没有男人,碰巧孩子这会儿又在熟睡之中,趁着安静正好可以把事情谈妥。    原来她是未婚先孕,可怜的孩子快八个月了,却从来没有跟他父亲见过面。现在母子俩依靠政府发放的一点救济金苟且地活着.Claudia来自一个保守的天主教家庭,因为这个名叫简的外孙的意外降临,父母与女儿的关係降到了冰点。    克劳迪娅所提出的实质性赔偿办法是性交易的方式。她提出,交易可以依照汉堡红灯区女郎的收费条件翻倍,再结合宝马车的维修开销,来决定最终的交易次数。    娼妓属于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之一,即便到了21世纪,也在一些国家属于合法行当,如荷兰和德国。陈峰目前是单身状态,没有道德上的束缚。最主要的,眼前这位年轻女郎面容姣好,正处在哺乳期的身体,举手投足间散发着女性的丰韵美。    陈峰并没有别的太好的选择至少身体,感官的直觉,马上驱使他的大脑做出一个向对方点头的指令。    不过交易的第一步,并不是今晚.Claudia家里,跟陈峰的身边与车里,都没有安全套。    他们都不想给扬带来一个意外的弟弟或妹妹。                                            2    第二天晚上,準备充分的陈峰开着破车去那个约会地点。白天在车房他被告知,维修费用大约是1500欧元,预订材料也需要几天功夫。    按照眼下的市场行情,他们大致会约会个三五次的次吧。然后就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第一次的约会,有一个比较漫长的等待期.Jan一点也不合作,小眼睛眨眨,异常地清醒,直到晚上九点多,他才沉沉入睡。    在那一个多小时的等待时间里,陈峰跟克劳迪娅以聊天的方式度过,也因此了解了彼此的一些情况。陈峰属于来德国的第一代移民,开始是劳务输出方式来到这个西方工业强国;之后拿到绿卡,开始了自主创业过程他开了一家小小的贸易公司,生意不算超级红火,但衣食不愁开得起半新的3系宝马车唯一的小缺憾就是还没有谈到理想的对象。    克劳迪娅身上有1/4的亚洲血统,外祖父是越南华侨,当年越战时候的逃难船民之一,在德国结识了克劳迪娅的外祖母,一个贫穷家庭的女儿。    德国虽然工业发达,但像克劳迪娅这样的中下等收入家庭,还是存在着一定的比例。    一场以肉体换修理费的交易开始了。没有感情的一对青年男女,并没有做很多前戏的心情与意愿。    没有工作的克劳迪亚以母乳喂养孩子,据说这是最好的婴儿餵养方式。而这也导致了这位年轻母亲在这个时期的乳房体积异常庞大,视觉上非常壮观。    听说德国的娼妓是不允许嫖客动她乳房的,但是克劳迪娅与陈峰之间没有这个约定。    即便如此,即便形状绝美无双,陈峰也没在她一对硕大的美乳上久留,稍稍感受了一下那绵软的触觉,就直奔主题而去。    在设法激起她情慾的努力过程中,还是颇费周折的。    白种女人体型性感,性器官却多数不性感。    不是指外观。总体来说,她们的皮肤,包括私密部位,相对起来拥有着更赏心悦目的鲜明色泽。    但是东方女人才拥有如水般的风情。西方女人体内的水资源好像没这幺丰富。    儘管安全套带有润滑功能,陈峰更希望看到这个美丽女子自身产生的液体。纵然是一场交易,在自己凭藉她的肉体获取感官快乐的同时,还是希望她也或多或少得到一些舒畅体验。再说后面很可能还会有一系列的重複。    于是他们约定的时间里,在前戏上花去了一部分。    陈峰探入克劳迪亚身体内部的指头上终于沾上了些许湿滑的液体。一看万事俱备,他把安全套戴好,检查了一下顶部留出的空间,并以那个空间部位为顶点,凑近她微微开启的穴口,使劲一顶。    已经生产过的女子穴道并不十分紧窄,但包围住他慾望源头的腟壁的紧缩力还算可以,快感很快从那个区域蔓延至他身体其他各处。他做起活塞动作,起初幅度不大,速度缓慢,先给自己与对方的感官一个适应过程。    不久他的快意增强,情不自禁也加快了抽送的速度。身下的年轻女子因他动作的幅度加大,间中会发出低沉的呻吟声。他不知道她这声音的由来是不是与快感相关。    陈峰对第一次性交易时的自我表现算是满意的。他后来能够转换方向,从不同角度刺激她的花径。行进一段时间后,他再次提速,反覆不停在花心里头碾磨推送。她的呼吸愈发急促,呻吟声调加高,看来已渐入佳境。    这时候意外发生了“哇〜哇〜哇〜哇〜”婴儿床上发出清亮的哭声。    克劳迪娅张开了水亮的浅棕色大眼,把头朝哭声的方向转了过去。    陈峰这时候慾望高涨,被紧紧夹住的粗长家伙发胀抖动,他真的捨不得停下来。    婴儿见没人理会,哭闹声变得更大。    克劳迪娅本已饱满的情慾受到哭声影响,似降落伞般从高处飘落,她用大眼望望男人,又望望自己的孩子。    陈峰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他用尽浑身气力在那花穴里捣鼓十几下,在感官刺激度又提升了几个分贝之后,以一种适中的速度,依依不捨让自己离开了克劳迪亚的身体。    “你先照顾孩子吧。我……不要紧。”这句话绝对是口是心非的。     他的庞大器官雄伟翘起,兀自还如啄食鸭嘴般在收放着。    克劳迪亚向陈峰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光着身子走下床,过去抱起了孩子。    一月的哭声渐渐变细。    陈峰的男性器官却也同时不自觉地渐渐变细。    他看了看手錶,时针指向22点。    原来他们这场欢爱加上前戏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啊?真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峰想起明天一大早的物流提货约会。今晚如果不是被扬前后两次耽搁,想来他们定能圆满完事的。他向克劳迪娅解释了一下自己很忙,需要回家休息了,并约定明晚再来。而今天?先记账一个小时吧。    怀抱着扬的少妇没多说话,眼神中有些许的不捨。    第二天陈峰发完客户预订的货,就盼望着夜晚快快到来。    等的时候,他感觉身体里有些痒。                              3    “Guten Abend!”陈峰白天心念念的这个女子用德文向他问候。虽然身上有些华裔血统,但她完全不会说中文。    陈峰把一盒四方银色包装的婴儿奶粉给克劳迪娅递了过去,“这是我公司最畅销的一款高端奶粉,你给扬喝喝看,也许他会睡得深些。”    克劳迪娅依照陈峰的指示兑了开水与奶粉,放在一个乘着冷水的大杯中让它冷却,之后滴了一点在腕上试温,看到温度合适,就把奶嘴放在一月的小嘴里。    小家伙第一次嚐鲜,很快大口大口吸吮起来。    陈峰与克劳迪娅并肩坐着,他伸出左手抓住她的右手,但并不说话。    一直看到扬全部喝光了,他才开口:“这罐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你跟我说声哈,我再带新的给你。”    女人眼里露出感激的神色。平时她连二级品牌都买不起,更何况这一款全欧洲最高档的“白金”版本呢?    所以克劳迪娅也几乎都不化妆,也没有用香水的习惯。    但这并不妨碍她在陈峰眼里的形象,他越看反而越觉得她是一个天生丽质的美人。    吃饱喝足一月,满意地进入了梦乡。他很少能在家里看见陌生人,但这个来自远方国家的陌生人却    与别的陌生人有些区别--第二次过来就给他捎带了美味的东西,儘管背后有着浓重的私心。    陈峰捏着克劳迪娅的手的力度加大,他另一只手伸过去,轻抚她光滑的脸颊与柔美的秀髮。    他们吻在了一起,犹如一对恋人。    陈峰的手改变位置,在克劳迪娅身上肆意游走,而停留在她浑圆球形双乳上的时间最长。    后来他把头埋在少妇怀里,嘴唇贴在她已然挺立的浅粉色乳蒂之上,舔弄起来。    “你吸吧,反正扬已经饱了。”妇人眼光下垂,神情宛似看着自己的孩子。    有了这道圣旨,陈峰肆无忌惮地享用起来。    彷彿时光倒转三十年,自己依偎在母亲怀里。    这乳汁甘甜,儘管他无法再去相像当年的滋味,但他回忆起母亲慈祥温暖的面容。    这是陈峰有记忆以来喝到过的最美味的饮品。    他费了好大劲才能把母亲的形象从思绪里清除,专心致志地把思想与情绪集中到与他紧贴的这位西洋美女身上。    这一次他放开手脚与克劳迪娅做爱,像是昨晚做到水深火热处的自然延续。    女人的下体早也切换到那时候的状态,湿热而饱满。    床上经验并不算异常丰富的陈峰这次施出浑身解数,床垫摇摇晃晃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但这个声响最终被克劳迪娅喉咙里嘶喊出的声波给盖过头了。    还有第三种声响,一种水花氾滥的声响,与前两种声响相呼应,构成一曲宏大的交响乐。    婴儿床上的扬却睡得如此香甜,根本听不见妈妈与这位(半)陌生的叔叔在共同演绎的这首和谐乐曲。    他们互相迷恋上了各自的身体,缠绵了一整个夜晚,互相把对方的身体都给掏空了。    于是,按照汉堡橱窗女郎的算法,她已经还清她所欠下的修车费,并且绰绰有余了。    在这以后,儘管已经是两不相欠,陈峰还是会经常抽空去这个小屋子拜访,除了奶粉,他还时不时给小家伙带来米糊,磨牙饼乾等公司其他畅销品,讨他与她的欢心。    中文里有一句俗语:“不打(撞)不相识。”用在这里恰恰合适。    缘分是桥,把一些人搭建在了一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