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此情可待成追忆[完] 作者:keshow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此情可待成追忆[完] 作者:keshow
【此情可待成追忆】(完)作者:keshow作者:keshow  尝想起过往,或者在一个寂寞的夜,或者在一次宿醉的酒,或者就是简单的触景生情。很多时候,相约的长久,被时光越扯越细,虽未分崩离析,确是搁置在记忆裏,或蒙尘、或褪色,却如镌刻。会在某一刻想,人生若衹如初见,却已此情可待成追忆。  很多人其实伴坛子一路走来,我也是,衹是原来的账号丢掉了,还在的依旧还在,恰如此时的我,还在这裏触景,还在这裏生情。常关注的是「吐槽」和「私密趣事」,阅尽浮华,浅望自己。这段文字,便是回望过往点滴一缕,给自己,给那个无法忘记的她,还有或有共鸣的妳。  遥记得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天,其实故事的发生由来已久。  那时的节奏没有现在那麽快,QQ才是那是的网络主要沟通工具。  被拉到一个群裏的我面对整日的刷屏聊天其实最初是略有厌烦的,可枯燥的工作却让这件事情显得有趣起来,从看客变为打诨再到有几个相熟的聊友,再后来变为单独的私聊。  我和她便是这麽一路走来,没有任何的想法,或者唯一的想法就是排除寂寞。  她居住在内蒙,丈夫在外地工作,大概一两个月回家一次,每次十五天,而她为照顾孩子做全职太太。  丈夫对她很严苛,不许她外出工作,甚至犹记得由于经常买菜和买菜的老板很熟,也被丈夫诟病。  有些东西,压抑过度,释放的或许跟多,如指尖流出的沙。  当然,她是一个好女人,从我们长达两年多的聊天中,我知道她除了和我聊天确实没有任何略有暧昧的对象,而我们的暧昧也仅限于会默契的说句想妳了。  故事发生的如平淡的溪水,一眼看见河底的沙石,却潺潺不息。  直到,那时由于外因突然决定买房。  那时我的个性属于安乐享受的,有着诸多的爱好,阅读、绘画、听音乐、唱歌、旅游等等等等,安然享受平淡,积极感受生活,在面对买房压力的时候才骤然发现,享受生活挥霍的是存款的拮据。  在纠结之后向亲朋好友纷纷开口,无意中在聊天中和她提及,我所提及的衹是最近在做什麽,她反馈的却是她家的钱是由她管,她丈夫基本不过问,她可以借给我十万。  我还记得那一瞬间我懵了,虽然我也见过网友,也有对我很好的,却从未想过我们素未谋面,她竟然会将如此信任、如此体谅放在我的身上。  我拒绝了,带着我的感动,我说如果我凑不到的话一定和她说。  那之后,我们除了当时所谓的红颜蓝颜、除了想妳了之外似乎多了一重东西,不可言状,却止于礼。  生活的压力在债务傍身的时候显得沉重,那时的我也变成了现在所言的上进心、正能量。  兢兢业业的工作,不能让枯燥的工作变得鲜活。  压力积聚,总得释放,2014年我约了几个兄弟一起出去旅游,未果,于是我独自成行。  那时我写了这麽一段文字,开篇是这麽写的,「与其说对于草原是拥有着难以割捨的情愫,不如说是对于骑马的向往和憧憬,而骏马和草原似乎本就血脉相连。  在我们这一代人,无论男女,仿佛每一个在年少时,都或多或少有着一个关于草原或关于骏马,关于侠骨或关于柔情的梦,而我在与马偶尔几次的亲密接触中便逐渐恋上了那种或信马由繮或策马奔驰的感觉。  多少次梦裏,在连天碧草上,我策马扬鞭,肆意驰骋,任风吹草低,赏夕阳西下。」  是的,在那个夏天,我来到了内蒙古大草原,一个人。  前往草原沿途的风光未能驱散昨夜兄弟送行热烈的酒,昏昏噩噩中,我握着手机想起了也在内蒙古的她。  我说我要到内蒙古了,一个人,来骑马,我查过地图,离妳家不远。  在距离目的地还有一百多公裏的时候,她回信息了,她在外边弄头发,刚刚看到消息。  我问妳还有多久能弄完,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聊天平淡得像久违的朋友,没有任何的见面前的纠结。  她说她还有朋友在一起,她从没有见过陌生人,不大方便。  我没有多说什麽,在离她所居住的小城二十公裏左右的一个马场下了车。  风光不赘述,但真心不错。  临近傍晚的时候突然收到她的短信,问我晚上住哪裏,要请我吃饭。  心想着,大概她彷徨许久,还是感性战胜了理性。  略有雀跃,因为我未想过更多。  到达小城的时候已华灯初上,在出租车司机的引领下来到了她所说的特色草原餐馆。  手把肉、奶茶、烈酒还有她和她的朋友。  略有芥蒂,却不影响吃饭的情绪。  她的朋友陪我小酌,她却滴酒不沾,忘了交代她的朋友也是女的。  没有初见的尴尬,由于她的朋友在,也没有网上聊天时的随意,但还是很尽兴。  餐尽后,我提议去K歌,我看到她的朋友似乎心动,她却说她女儿自己在家,要回去。  于是我和她先送她的朋友回家,在之后送她回家的路上,她和我说其实今天弄头发,女儿在她婆婆那裏。  街灯将我们的身影拉长又缩短,再拉长,我们又从现实中回到了网聊时那种亲切。  当然,不是亲密。  她提出陪我去找住的地方,我以为这是很明显的暗示。  开好房间后,她没有扭捏,说陪我上去聊聊,毕竟我长途跋涉了一天,直接回家不大礼貌。  房间裏我们如久违重逢的朋友,畅谈良久。  快十二点了,她提出要回家,我起身送她。  其实,在这之前,我虽未和网友发生过什麽,但也有好几个亲密的伙伴,但在她身边,大约是珍惜我们那种纯粹的感觉,不忍心被揉碎。  在走到房门前的时候,她停住了,说妳晚上好好休息,明天要照顾孩子,不能陪我了。  我自然却又很突兀的拉住了她的手,她微微抬头看着我,眼中似乎闪烁着什麽。  我们吻在了一起。  从唇间那份柔软的怦动,到如胶的黏连,然后我用舌头轻启她的牙关,我们的舌头热烈的纠缠在一起。  她的腰很细,凈高一米六八的身高踩着高跟鞋恰是我凈高一米七八最合适的接吻角度。  如此激吻了大概有十多分钟,我动情,她迷离。  我们回身倒在床上。  还是激吻,我的手在她后背游走,慢慢放在她的胸前。  她的胸很大,应该至少是C+。  浅浅的呻吟让我们彼此燃烧。  一层层,我剥掉了她的外套、胸罩。  她真的很白,雪白的乳房上乳头很小,微黑还泛着一点偏橘色的粉。  我揉捏着两团汹涌,继续亲吻着她的唇,然后是她的额头,眉梢,下颌,然后是耳朵、耳垂,缓缓项下,用舌尖和唇轻袭她的脖子,然后落在她的乳房。  此时她的乳房不知是动情亦或是揉搓的效果,泛着粉红。  她的乳房很软,很软。  我用舌尖绕着圈舔弄着她的乳头,然后用嘴连乳头大口吸进嘴中,再吐出用牙齿轻叩乳头,另一衹手继续揉弄另一衹乳房。  她越来越动情,呻吟着用手隔着衣服抚上我的龙根。  慢慢的,我一边亲吻着她的身体,一边解掉自己的束缚,然后开始脱去她的裤子。  她用手按住我的手说她不方便。  一瞬间,仿佛一桶冷水醍醐灌顶。  天,有这麽玩的吗?来事妳就不要让我燃烧的如此剧烈。  她看到我的反应,满脸内疚,娓娓的说其实她没想和我做什麽,衹是走的时候我拉她手的瞬间,她突然被融化。  于是过往在网络中的种种剎那间涌进现实。  我逐渐清醒,毕竟她对我的好我也感触良深。  我开始轻言宽慰她。  她忽然说,要不我帮妳用手弄出来吧。  在我的惊讶中,她手再次抚上我的热棒。  她的手很纤细,在我略显粗长的鸡巴下更显白嫩纤长。  我闭着眼睛,任由她轻轻套弄,手掌抚摸这她的咪咪。  我轻轻问,能给我亲亲吗?她说她不会。  然后低下头用嘴唇认真的亲起我的小弟弟来。  果然不会啊。  「用舌头舔」。  她乖巧的伸出舌尖在我的龟头和阴茎上游走。  没有技巧,衹有温柔。  我说妳能含到嘴裏吗?她试了下,说太大,含不进去。  然后继续用唇和舌尖以及她的手帮我。  不知许久,我说要射了,她忙躲开,继续套弄。  射了很多,有着微微的黄色。  清理之后我搂她在怀中,她轻声和我说了很多,我还记得,她说这是她第一次和另一个男的接吻,第一次和另一个男的开房,第一次裸体面对另一个男的,第一次被另一个男的亲吻乳房,第一次帮另一个男的用手、用嘴,我尴尬有感动的说嗯,说我会记得。  当然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  那夜我们相拥而卧,脱去长裤后我看到内裤裏包着的卫生巾。  半夜我胳膊麻了,抽出胳膊翻身睡的时候,她靠过来,用饱满的乳房顶着我的后背,搂着我的腰。  那晚我睡的很甜。  第二天,一早她醒了。  于是,我也醒了。  她说她要去接孩子,要不她婆婆肯定会说。  我依依不捨的送她离开,告诉她我要去附近一个水草比较好的草原去玩,希望她和我一起去。  她说肯定不行,等我玩好了再来找她。  在另一片水草丰厚的草场,我策马扬鞭,肆意激情,心中却在惦唸着她。  每晚回到酒店总会想起她,然后就是网络上相互的碎唸。  两天后,我告诉她明天我去看她,然后回家。  第叁天,还是傍晚,我再度见到夕阳下纤长身影的她。  微风袭过,满头长发轻舞飞扬。  还记得晚餐吃的骆驼肉,她还是没有喝酒,我还是小酌,她说她白天把女儿送到她妈妈那了。  然后我们来到那家熟悉的酒店,进门之后又是长达十几分钟的激吻。  她说她例假结束了。  还等什麽!我们忘情的抛飞掉所有的衣服,没有前戏,她已淫水涟涟。  不大浓密的葱葱裏掩映着微微发黑的阴唇,我用手轻启,红色的小穴轻启呼唤着我的降临。  我扶起她雪白的长腿,挺身而入。  紧紧的包裹在水波中翻飞,阵阵啪啪声溅起旖旎的味道,她轻呼,我轻吼,便在倾情投入中我们走进升华。  用纸轻轻擦去流出的精液,我便搂着她慢慢回味。  她又说了很多第一次。  比如第一次这麽舒服。  她的手一直握着我的阳根,聊着聊着她说,又硬了。  提枪上马,纵横驰骋。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大约两叁点钟,我们从床上到床边,又从床边到窗台,又从窗台到桌子,我们尝试着各种体位,平躺,弯曲,侧卧,跪姿,分腿,并腿,趴在床上,卧在床上,她在下边,我在下边,趴在窗前,坐在桌上,每一个角落几乎都散发着淫靡的气息。  我们从夜裏十点到第二天下午两点多,一种做了八次,歇息的时候她就用胳膊和腿缠着我,最后的时候有射感,却没有任何实质的东西。  她说妳可不可以再呆几天。  我说我请假的天数到了,衹能下次。  于是我们洗涮之后离开了酒店,简单的吃了些东西,我登上了回家的列车。  路上的时候她说:我想妳!!!  返家后我按部就班,继续兢兢业业,甚至尤剧,然后工作发生调动,再提升,工作越来越忙,她却似乎越来越远。我们的联係越来越少,却彼此明白,是对方很重要的人。后来她说,她爱我多些,我对她更多的是喜欢。我换了好几个城市,她由于孩子上学,也换了一座城市,但还在内蒙古。  2016年秋末冬初的时候,我由于工作又要去趟内蒙古。那之前,我们大概有叁个多月没有联係了,此时大家用的已经是微信。我给她发了个消息,在吗?大概是第六感作祟,她说妳要来?我说嗯,方便吗?她说什麽时候?我说还定不了,需要先忙完工作,然后再看时间,也不一定能过去。她哦了之后就回复淡淡,我说了好多。  工作终于赶完了,我和同事说内蒙有个朋友,我去看看。  同事还玩味的看我?我说:男的!回房后和她说我想现在过去找妳,方便吗?她说妳真来啊?我似乎能感到她的期待。  拼了个车,驱车近五个小时,我来到了她的城市。  这次不是傍晚,但也四五点了。  她发信息让我等等,她安排女儿到朋友家。  我漫无目的的在商场一个傻老爷们样儿的痴痴的逛。  大约六点的时候,终于等到了她。  我们拉着手走在陌生的城市,然后吃了饭,然后看了电影,却似乎比当初少了些什麽。  我们依旧一起找了一家酒店,进门后便是激情的拥吻。  然后重燃战火。  风雨过后,她说我知道妳忙,却为什麽那麽久不联係。  我知道,随着职务的提升,工作的担子的确越来越重,但这不是疏远的理由,所有的激情总会归于平淡,虽然我知道我永远忘不了她,并把她珍藏在内心深处。  她说我懂。  我忘情的吻着她,唇角、舌尖、眼角、耳垂,依次往下,一如初见。  我们试着从未有过的姿势,我第一次两个人直立面对面站着做爱,也是以这样的姿势射进她的身体。  她偎在我怀裏说,我是她第一个老公之外的男人,之后再没有。  我感动的紧紧搂着她,我们就这样拥着入眠。  第二天上午,不知几点,我突然醒了。  她用手支着头静静地望着我。  我轻轻抚摸她的背,她忽然对我说,无论我们多久不联係,衹要我来找她,她都愿意给我,并且衹给我。  我再次重重得吻着她。  她也激烈的吻着我,由唇到耳,由耳到胸。  她忽然抬头看着我说:我还是不会。  然后笨拙的用唇和舌缠绵着我的下身,虽然很努力,却还是含不进嘴中。  我起身将她放平,用手揉捏着她的身体,附身在她的胯下。  淡淡的体味芬芳裏还有这昨夜的疯狂,我用另一衹手分开她的阴唇,轻轻舔弄她的阴蒂,或吸、或舔、或含,或用舌头伸入她的阴道,我能听到她享受的呻吟,也能感觉到她身体的轻轻颤抖,更能触到缓缓流出的春水,之后我扶起她的双腿,轻轻挺入,双手抓着那雪白的柔软,啪,啪啪,啪啪啪……  重回工作岗位的我依旧繁忙,空间距离离她越来越远,时间距离也越来越细,但我们还在短短续续的联係,我知道她忘不了我,我也忘不了她。  后来,我知道,她第一次的时候曾为我打掉过一个孩子;后来,我知道,她老公调回了她身边,天天陪着她;后来,我知道,她老公还是管她很严,哪怕是楼下买菜的老板;后来,我知道,她老公对她越来越好。  我知道,她很幸福。  有次,我问她,若是此时我家裏有事情,需要和她借钱,她还会义无反顾吗?她犹豫良久说:不知道!  人生若衹如初见,此情可待成追忆!